阅读新闻

台北藏颜真卿《祭侄文稿》借展日本合适吗

[日期:2019-01-14] 来源:  作者: [字体: ]
文献集邮
各路文摘

2019年01月14日  澎湃新闻

  作者:黄松 

展览海报展览海报

  上个月,日本所藏传为颜真卿所书的 《楷书自书告身》在上海博物馆的“董其昌大展”上匆匆展出十多天即撤回日本——因为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筹备多年的“颜真卿:超越王羲之的名笔”特展将于1月16日开幕。

  澎湃新闻就这些话题采访了多位博物馆专业人士及文博专家,他们都认可东京国立博物馆的这一策展,“东京向台北故宫借展其实是正常的文化交流,东京国立博物馆这些年一直策划系列中国古代书法大展,从中可以见出对中国文化的尊重与喜爱。”但这一事件更让人质疑的其实台北故宫博物院面对借展合约的回应,另一反思之处则在于,台湾地区由于政治操弄,数十年来,对于这些国宝借到大陆展出,一直以“需签司法免扣押”等各种理由推诿阻拦。

  台北故宫藏品《祭侄文稿》借展日本,到底妥不妥?

  近日,东京国立博物馆在网站上推出了精美的展览信息,从中可以清楚地看到展览分为六章节,第一章“书体的变迁”,主要介绍中国书法从篆书、隶书到楷书的转变;第二章“安史之乱前后的唐代书法”,第三章“颜真卿的活跃”,将王羲之的书法通过唐代规范的演变再次回到了表达自我情绪的书写状态,其中来自台北故宫《祭侄文稿》(758年)和怀素的《自叙帖》(777年)首次在日本展出,此外,颜真卿的《千福寺多宝塔碑》(752年)、怀素的《小草千字文》(799年)也是此次展出的重点展品。

  展览第四章回到了日本,讲述日本书体受唐代书法影响,展出日本平安时代的空海、嵯峨天皇等人的书法作品,其中京都国立博物馆藏僧人空海的《金刚般若经》是日本国宝级的展品

  然而,展览还未开幕,颜真卿的《祭侄文稿》、怀素的《自叙帖》等几件台北故宫的借展展品,引起了公众的关注,关注的点在于有1400年历史的“天下第二行书”颜真卿《祭侄文稿》是否应该借展去东京?且如此重要的作品借展,截止至2018年11月底双方未谈定日本博物馆方面的“回馈”展品。

  据台湾地区《联合报》报道,《祭侄文稿》和《自叙帖》都经“文资法”核定为“国宝”,等级比核定为“重要古物”的翠玉白菜还高。考虑到书画的脆弱性,台北故宫博物院1984年起陆续精选出70件名作列为限展品,规定每次仅能展出42天,展后须休息三年以上,其中就包括上述两件文物。

  也就是说,同范宽的《溪山行旅图》、苏轼的《寒食帖》、黄公望《富春山居图》一样,这两件展品在台北故宫都难得一展,可以说“展开一次,伤害一次”。

  据称,公众除了在文物的价值和保护上予以反对外,在文物内涵上,颜真卿的《祭侄文稿》赴日展出,也让公众有所不忍。

  颜真卿《祭侄文稿》是在“安史之乱”爆发时,平原太守颜真卿联络其从兄常山太守颜杲卿起兵讨伐叛军。次年正月,叛军史思明部攻陷常山,颜杲卿及其少子季明被捕,并先后遇害,颜氏一门被害30余口。唐肃宗乾元元年(758年),颜真卿命人到河北寻访季明的首骨携归,援笔作文之际,悲愤交加,情不自禁,一气呵成此稿。

  此外,遗失了近百年的北宋李公麟所画《五马图》出现将出现在第五章“颜真卿在宋代的评价——尊重人性和探索理念”里。此卷自清代末代皇帝溥仪以赏溥杰名义盗运出宫后,至今已近百年;流入日本后曾被藏家宣称毁于二战战火。如今突然露面,成为东京国立博物馆展品,令人又惊又喜。而《五马图》真迹究竟如何,待东京国立博物馆“颜真卿:超越王羲之的名笔”特展上揭开。

  据台湾媒体报道,由于《祭侄文稿》的文物价值和所表达的情感,让公众对《祭侄文稿》赴日展出有所非议。其二则为《祭侄文稿》、《自叙帖》这样的重宝出境借展,是否合乎法定审核程序。

  对此,台北故宫博物院回应称“这是在三年前冯明珠院长时期就谈定的交流展”,但遭冯明珠否认称,“拿出合约来看看”,经她查实,《祭侄文稿》外借东京博物馆是前任院长林正仪在2018年5月敲定的。

  国内一知名博物馆对外部人员对“澎湃新闻·古代艺术”表示(www.thepaper.cn),公众对事件的感情可以理解,但这一事件的核心其实在于台北故宫博物院的《祭侄文稿》出境借展是否合乎法定审核程序,如果合科程序,其实真没什么好责怪的,因为无论是唐或宋代的文物,中日之间的交流展出一直处于一种很正常的状态。”

  据“澎湃新闻”了解,以仅次上海博物馆董其昌大展而言,就向日本方面借展了包括颜真卿《自书各身帖》等在内的宋元名迹书法,而在2010年上博的“千年丹青:日本中国藏唐宋元绘画珍品展“上则集中了从日本借展的唐代王维(传《 伏生授经图卷》、 宋代梁楷《出山释迦图轴 》、《李白行吟图》等,而上海博物馆、故宫博物院的国宝级文物也多次被日本借展。

  “澎湃新闻”获悉,其实台北故宫文物出境展出一直带着些许争议,其中包括1961年,台北故宫文物由美国派军舰运送赴美巡回展出,当时引起了很大争议和讨论。“1961年5月25日,美国总统肯尼迪宣布了著名的“阿波罗”登月计划。第二天,中华古艺术品赴美巡展开幕了。对于美国艺术界,这次巡展引起的轰动并不亚于伟大的登月计划。”当时负责展品押运工作的李霖灿在日记中写道。

  李霖灿在他的日记里还记下了参观的人数:1961年5月到8月在华盛顿有144358人;1961年9月到11月在纽约有105061人;1961年12月到1962年1月在波士顿有47896人;从1962年2月到4月在芝加哥有59637人;从1962年5月到6月在旧金山有108254人。在美国展出一年半之后,所有的珍宝被安全运回台湾,并在台湾又展出了一次。据悉,这次展出很大程度上也是为了让台湾民众确信:国宝已经安然无恙地回来了。

  而后,1996年,台北故宫与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合作“中华瑰宝”特展,赴美国四大城市进行巡回展览,同年10月在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揭幕,当年光是在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就有将近15万人潮。但此次展览引发台湾岛内颇为少见的民众“抗争”。这是文博界的一个先例, 最后把其中二十七件限展国宝拦了下来,当中就有颜真卿《祭侄文稿》,其他被拦下来的还有郭熙《早春图》、范宽《溪山行旅图》和李唐《万壑松风图》等。

  最近一次,台北故宫大规模出境展出是2016年,台北故宫赴美展出150余组件文物,包括30件珍品,其中虽有郎世宁所绘《画白鹰》、徽宗瘦金体书作《怪石诗》、且肉形石也首度赴美展出。但展品均未达到此次赴日展出的《祭侄文稿》和《自叙帖》的贵重程度。

  台北故宫珍宝有无可能回大陆展出?

  作为拥有“无上至宝”的台北故宫,其所藏国宝无论是在馆内展出还是借展,都会引起广泛关注,而对于大陆文博爱好者而言,这些文物经历了1930年代初至1940年代的 “文物南迁”,1948年末近3000箱故宫文物赴台由此分隔两岸,这些文物在台湾流徒了16年,直至1965年,台北故宫落成,至此自从1933年离开北京,后辗转多地、赴台后又保存在台中雾峰北沟多年的文物终于有了正式的栖身之所,而台北故宫的文物何时可以回大陆展出更是牵动人心。

  当年卡车把国宝分批迁运台北,穿西装者为时任台北故宫博物院副院长庄严在旁监督。

  而事实上,两岸博物馆的交流也一直有之,2009年10月,北京故宫的37件文物赴台参与与台北故宫合办“雍正大展”。两岸故宫文物半个多世纪互不往来的格局,被“雍正”率先打破。

  而后,2011年台北故宫推出“山水合璧——黄公望与《富春山居图》特展”,更是将两岸博物馆之间的交流推向高潮,当时除了展出台北故宫所藏的黄公望《富春山居图》(无用师卷)外,浙江省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富春山居图》(剩山图)也赴台达成“山水合璧”之约。

  在当时,中国大陆方面就提出了台北故宫所藏《富春山居图》(无用师卷)可否交流展出,在协商的过程中,台北故宫特别强调,自1996年故宫文物赴英国展出迄今,所有借展地区的博物馆,均需出具司法免扣押条款,这绝非单独针对大陆而作非分请求。他们也极乐于早日促成两岸文物的交流,但是为了避免任何可能出现的阻扰因素,必须坚持通过‘司法免扣押条款’,才能让《富春山居图》(无用师卷)赴浙江。

  而后,“司法免扣押条款”在台北故宫方面人士接受采访中被多次提及,其中,“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曾就台北故宫在2016年举办的“妙合神离——董其昌书画特展”专访了时任台北故宫书画处处长刘芳如,她也提出“借展到大陆,前提是通过司法免扣押”,对此,台北故宫原周功鑫也曾在采访中提到这个问题。包括过去,台北故宫文物借展日本也面临过需要通过“司法免扣押”的问题。

  也因此日本通过了“司法免扣押条款”,2016年在大阪市立美术馆举行的“从王羲之到空海”大展中,台北故宫借展了苏轼、黄庭坚、米芾的19件展品。

  大阪市立美术馆举行的“从王羲之到空海”大展

  当然,刘芳如也在采访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提到“‘司法免扣押’是最大的问题,当然也要考虑说跟我们借展的博物馆设施、条件够不够。”她也强调“两岸的(文博)人员交流,其实老早就一直在进行的。”

  的确,两岸、以及世界各大博物馆之间的文博交流一直都在进行,在台北故宫推出“妙合神离——董其昌书画特展”后,2018年末,上海博物馆也推出了“丹青宝筏——董其昌书画艺术大展”,来自北京故宫博物院、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艺术博物馆、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日本东京台东区立书道博物馆、大阪市立美术馆等海内外15 家重要收藏机构的董其昌相关展品汇聚上博,可见在相关条款的允许下,博物馆间的借展实为寻常之事,虽然因为“司法免扣押条款”上博的董其昌大展中没有来自台北故宫的展品,但台北故宫却是展览中绕不开的话题,尤其是一卷《烟江叠嶂图》,作为董其昌的山水画代表作之一,上博本和台北故宫本双胞的《烟江叠嶂图》孰真孰假学术界尚无定论,但,但正如上海博物馆书画研究部主任凌利中所说,“此次特意将《烟江叠嶂图》拿出来展览,是为了增强展览的学术联动性,提供同时观摩的机会。”

  可见,台北故宫借展与否的重要依据之一是“司法免扣押条款”,但是尽管台北故宫的藏品暂时无法在大陆展出,但文化和学术交流却一直有之。



阅读:
录入:admin888

评论 】 【 推荐 】 【 打印
上一篇:2018战后及当代艺术Top50:繁荣与衰退并存
下一篇:为什么一张照片能卖近千万人民币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