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新闻

他从废品堆捡出大批名画!

[日期:2018-12-08] 来源:  作者: [字体: ]
文献集邮
各路文摘

黄涌泉


书画鉴定大家徐邦达先生,曾在一次访谈中被问到,对哪一位学生最满意?徐老不假思索地回答:浙江的黄涌泉


徐邦达(中)


这个老师口中的好学生,走得要比老师早。七年后,徐老也走了。黄涌泉这个名字,知道的人就更少了。今天,就来给大家讲讲这位鲜为人知的书画鉴定大家。


黄涌泉(1927~2004),国内研究明末清初画家陈洪绶第一人。他在浙江省博物馆工作了40余年,是当代最出色的古书画鉴定家之一。


出身茶叶商家庭


青年时期的黄涌泉


1927年,黄涌泉出生于浙江嘉善魏塘镇东门一个茶叶商家庭。父亲黄振麟是黄元昌茶叶店老板,母亲陈全珍是个非常善良的人,同情、帮助穷苦人,性格内向,相夫教子,是典型的家庭妇女,常以“老实、踏实、正直做人”教育子女,“生活要节俭,要与人为善,不要强人所难。”


黄涌泉受母亲影响很大,养成了一生俭朴、克己奉公的传统美德。因茶叶店生意每况愈下,培育四个子女也不容易,故黄涌泉对母亲极孝,自离开嘉善工作后,总是尽量抽身回家看望母亲,让老人家得享天伦之温暖。在1954年特接母亲来杭州居住,直到“文化大革命”时,妻子、女儿都被赶往农村,老母遂回嘉善,直到96岁时病逝在家里。


黄涌泉  草书 寿


以前,黄涌泉每每谈起母亲,总要难受自责,不能在老母身边侍奉。为了工作,为了书画鉴定事业,只能以“忠孝难两全”来作心灵上的慰藉。他曾说,母亲的长寿也是老天有眼。


黄涌泉幼时聪颖过人,记忆力很好,而且喜欢动手写字、画画。父亲黄振麟尽管忙于生意,还是尽量抽出时间来督促他临摹字帖,写毛笔字,还常对他说“字不离体”。这个“体”第一是指字体,学习毛笔字一定要学体,成体;第二是指写字的人,品格不高是写不出好字的。


尤其是后来黄涌泉协助店里记账时,父亲还是这样教导他。当时的账簿用宣纸做,记账用的是毛笔。嘉善一带的学龄前儿童在家长的教导下,往往先识字,开始启蒙,大部分孩子先识“方字”,这方字就是把最简单的汉字写在1寸至1.5寸的薄纸板上,教孩子认字。在正式上学前,黄涌泉就已经认识数百方字了。


不爱经商爱画画



“8·13”事变以后,日军飞机对嘉善县城经常袭击、轰炸,还在念小学四年级的黄涌泉随全家逃到桐乡乌镇乡下避难。不久桐乡也遭沦陷,父亲看到只有上海的租界稍安全,就把他送到上海青华小学继续读书,并在那里毕了业,又考入了思源中学。直到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日军进攻并占领各国在上海的租界,思源中学被查停,他只得返回故乡嘉善。


就在上海求学的这几年里,自小爱好中国书画的他,广泛接触了当年上海许多著名画家的作品。当年在成都路的中国艺苑经常举办书画展,有时还有古书画藏品展。这地方离他住处不远,这位身材不高的不起眼的中学生,便是这些展览的常客。他不光是参观展品,学习前人的创作手法,而且还注意其他参观者的议论,从评画一直到上海滩的画风等等,做了一个小小的“收音机”。


《东原草堂图》,明代/1418年,谢缙,纸本设色,纵108.2厘米,横50厘米,经黄涌泉发现并入藏浙江省博物馆


1942年夏,黄涌泉回到嘉善,插班进入县立初级中学三年级,1943年毕业。在上世纪40年代初的初中毕业生,要在县城内寻找一个工作,也并非什么难事,但要找到自己满意的职业,在小小的县城里也很难。父亲茶叶业的经营情况时好时差,总的来说还可以,父亲也希望能继承家业,继续经商。但黄涌泉的志趣却在书画上。


在当年的学校里,喜欢画画的学生往往照“戏书”上的人物临摹。黄涌泉也一样,但不久后他更爱画大幅的中国画了。为了这一志趣,他也没出去经商,在店里先担任记账工作,余暇时间练习书画。因为基础较好又肯钻研,所以进步很快。


一次他正在家里作画,所画的是人物条屏,一位亲戚看到后拍手称赞。因为那人刚新修好堂屋,厅上正缺少字画点辍,黄涌泉一口应允为这位亲戚画了大幅中堂。凡是看到此画的人都会美言几句,但黄涌泉自觉还不够。此时的他已认识到一定要寻找名师指点,才能把握日后进取和努力的方向。


拜名师初识陈洪绶


施桢 人物画局部


此时,他打听到王店有位画家叫施桢,人品、画品皆好,就产生了携画上门求教的想法。施桢是什么人呢?


施桢,字廷辅,号定夫,王店人,清末民国时期著名画家,工人物、仕女、花卉。起初学钱慧安,后自成一派,又善书法,也善写诗,名声很大。中年时曾游历日本,曾任日本东京南画会长。回国后定居王店,在抗战时期曾力阻日军对王店的肆虐。日军知道他的名声,不敢造次,曾用抢来的一头牛换他的一幅画却遭斥责拒绝。1946年病逝于家中,时年72岁。传世之作较丰,《四老图》、《党姬烹雪》图轴,都曾出现在近年拍卖会上。


黄涌泉就对准这样一位老师,带着作品当面去请教。那时,嘉善到王店交通尚方便,中午出发,夜车可回。他聆听了施桢对他的教诲,也看到了施桢是如何作画的,尤其是人物画,虽自成一家,但对人体、开脸以及衣服折皱线条,仍然有传统元素在里面,特别是与明代陈老莲的人物画极有相承之处。施桢也谈到了陈老莲(明末清初著名书画家陈洪绶),使黄涌泉初次对陈老莲有了兴趣。


陈洪绶(点击回顾:不怕死就怕没美女,一代宗师竟好色如此!


书画鉴定初启蒙


由于施桢年事已高,黄涌泉产生了想要去外面见更多世面的欲望。刚好1946年一位亲戚在江苏徐州开绸布店,需要一位会计,经父母同意后,他便欣然前往。在徐州,黄涌泉把所攒的薪水除了必要的生活开支外,都买了书画一类的书。在这些书籍中,他接触到古今书画赝品及其识别方面的知识,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当年的报纸上,他甚至还看了某某画家制膺的传闻,了解到在书画的圈子里,真伪问题自古就已经存在了。


就这样,他在徐州生活了一年半时间,在1947年10月回到嘉善结婚。


1948年,黄涌泉受聘在嘉善县华成绸布店做会计,业务上可以说驾轻就熟,每天也花不了多少时间,空余时间常看书作画。接触古代绘画,研究古代绘画,古文是一定要精通的,光凭中学里学到的知识是远远不够的。此时他想起了一个人,他姑夫的族兄,文学博士,又精通书画,尤其对古文字深有研究的——张天方先生。



此时的张天方已有60多岁,抗战胜利后曾受聘杭州和上海诸大学执教。黄涌泉每隔几天就挟去一叠书画作品,请天方前辈一一评点,有时就在那里当场作画。


张天方是个思想激进的知识分子,曾是清末秀才,辛亥革命时嘉善城里第一个剪辫子的就是他。他又是一个爱国者,对国家文物的大量流失海外十分痛惜,曾为了中国古文字书出版之事与外国人打官司。他看黄涌泉这位年轻人聪明好学,爱国爱业,除了在古文字、书画创作上作指点外,也常常讲一些国宝和古文物流失的轶事。每每听到这里,黄涌泉总是暗暗下决心,只要将来有机会,在这一方面一定要效劳自己的国家。


进入浙江省文管会


1954年,浙江省文物管理委员会全体工作人员合影(三排右二黄涌泉)


1949年5月,嘉善县解放,黄涌泉觉得以前的一段时间里虽也比较稳定,但总想出去干一番事业。机会终于来了,1950年由工会开具介绍,他以高中同等学历考入上海立信会计专科学校高级会计训练班。毕业后,全体学员被留下来,进行政治学习两个月后,由国家统一分配。


1979年4月,黄涌泉接待胡乔木参观浙江省博物馆书画藏品


1951年下半年,他被分配到杭州浙江省工业厅工作,报到后不久又被下派到基层工厂锻炼。在这段时间里,他在业余鉴赏古书画方面越来越见长,不时地在报刊上发表一些鉴赏文章,在这个小小的圈子里崭露头角。


1979年,黄涌泉与沙孟海先生在西泠印社合影


1953年8月,浙江省文物管理委员会成立不久,专业队伍奇缺人才。组织上了解了他的情况,想调他过来,经过郦承铨副主任的当面考核,摸清了他对书画考古方面的业务水平,决定立即调往省文管会工作。解放初期的浙江省文管会,人员虽不多,但都是鼎鼎有名的大家,如邵裴子、郦承铨、沙孟海、朱家济等,与他们共事对黄涌泉的进步和裨益,真可谓不可估量。


1979年6月,浙江省博物馆保管部部分工作人员合影(右一黄涌泉)


来到省文管会工作的黄涌泉,随着前段时间研究的方向,立即选择了明代画家陈洪绶作为研究课题,收集了关于他的大量资料,对前人不确切的地方提出质疑和新的佐证,写下了关于陈洪绶生年的论文。



与徐邦达教学相长


黄涌泉遇到徐邦达,是在28岁。1955年7月,黄涌泉赴京进修,带着沙孟海先生写的介绍信,去故宫博物院拜访徐邦达先生。两人一见如故,徐长他16岁,两人从此以师生相称,而他们之间的交往,颇有些“教学相长”的意味。黄涌泉感叹:“总算是得到了专家的指点。”



徐邦达给学生上鉴定课


为什么这样说?看看徐邦达(点击回顾:他是书画鉴定的“一代宗师”,堪称“国眼”!的地位就知道了。


徐邦达(1911~2012),字孚尹,号李庵,又号心远生,晚年号蠖叟。一生从事古书画研究鉴定工作。数十年来练就了慧眼独识,人称“徐半尺”,即只要将画卷展开半尺,不用全部展示,就知道此画真伪及其来历,十分神奇,有“华夏辨画第一人”之称。


1983年11月4日,参加西泠印社成立80周年纪念大会,与徐邦达先生(左)合影


黄涌泉曾与老师徐邦达有过一张合影,照片中的黄涌泉,不高,消瘦,背总是佝偻着。可当初,他就是这样从半毁半坏的书画中捡选、抢救出重要书画1000余件,最后因数年奔波劳累,身体坏得厉害。


慧眼“捡”出众多古画



作为有心人,黄涌泉时时处处注意所有能见到的古画,以他的话来说:“那就叫缘分!”


木柴堆里捡出八大山人《双鸟图》


八大山人《双鸟图》


明末清初八大山人的《双鸟图》轴,就是黄涌泉1959年在杭州一户民居内的灶柴堆里发现的。之前,这幅画只在日本的一本图录中有影印图,谁也不知去向。此图作于康熙三十三年,清末民初为杭州王芗泉所藏。王芗泉去世后,这张画传到了其三媳手里,老太太不懂字画,才胡乱把这件珍品与木柴混杂堆在厨房灶间里。


事后,经动员,画主将画捐给了国家,这是一件非常珍贵的八大山人原作画!


任伯年 刘海戏金蟾


药店里换回任伯年《刘海图》


同年的一天,他到杭州种德堂去抓药,看见在店堂里挂有一幅刘海像,那画尺幅大,刘海的形象也大,再一看落款,真是不得了,原来是清代大画家任伯年的作品。任伯年是清代一大家,人物、花鸟、山水无一不精,尤其是人物,神、形、姿都惟妙惟肖。


药店里的这幅任伯年作品,凑近看其笔法和用墨,便知是真迹无疑,而且是一件难得的精品!当然它的主人尚不清楚此画的艺术真价,马马虎虎地挂在那里,尘垢满纸,也不去呵护清理。黄涌泉觉得那店主不了解任伯年和他真迹的价值,挂在这里太可惜了。于是他通过一定途径,终于说服该店,以他自己精心临摹原作为替代,换下了这幅宝贵的《刘海图》,在省博物馆展存。后来,尊重原主,又归还于他。


明代,陈子和《苏武牧羊图》,浙江嵊州市文管会藏


废品堆里捡出陈子和《苏武牧羊图》


明代陈子和的《苏武牧羊图》是国内唯一一件陈子和的作品,1973年,黄涌泉到嵊县做鉴定工作,在一堆废品里,“捡到”了它。


还有明初谢缙《东原草堂图》轴、明陈洪绶传世最早的作品《龟蛇图》轴、桐乡市博物馆藏崇福寺旧藏明嘉靖彩绘《诸天菩萨图》轴、浙江图书馆藏《枫桥宅埠陈氏宗谱》、杭州博物馆藏明末清初画家郑旼的《拜经斋日记》稿本等,都是当年经黄涌泉发现并鉴定入藏浙江省内各家博物馆、图书馆的珍罕之品。


鉴定出书两不误


1984年5月13日,访美期间与王季迁(华人收藏家,点击回顾:他家财万贯,被称为“华人收藏之首”,也是一位多才多艺的画家!)合影


几十年来,全省各地经黄涌泉过目的书画多达十多万件,他鉴定发现的宋代至清的珍贵字画有上千件之多。


1984年7月,在美国印第安纳波利斯艺术博物馆


“过去有些人把印章、著录等看成是辨真伪的主要依据,这是反客为主,容易失误,有时甚至起反作用。”黄涌泉的经验是:“看一件书画,鉴考并用,应以鉴为主。”


有一年,浙江省举办古代绘画联展,其中有一张借展的“明朝张翰《十六罗汉图》卷”,卷上有张翰图章,卷后有清朝康熙年间杭州翁嵩年题跋,定为张翰所作。黄涌泉却并不这样认为,他重新从画卷笔墨出发,依据时代风格和个人风格判断该卷应是南宋晚期的作品,画卷上的张翰图章应当是收藏印,推翻了翁嵩年的结论。他的结论,得到当时文博界的一致赞同。


1988年11月,与王伯敏在西泠印社建社85周年庆祝大会上


除发现鉴定文物之外,黄涌泉一生著述丰厚,有《八大山人双鸟图考辨》《书画鉴定浅谈》《吴镇绘画作品真伪考辨》《杭州元代石窟艺术》《浙江历代画家作品选集》(与王伯敏合编)《浙江近代书画选集》等。



尤其是传记形式的《陈洪绶》一书。在书中,黄涌泉介绍了陈的生平和绘画艺术,有出神入化的花鸟画,师古出新的山水画和刚逸相济的人物木刻画,还介绍了他对后世的影响。可以说,这是有史以来对陈洪绶研究最翔实、最完整的书了。


1991年11月18日,西泠印社四届四次理事会合影(右二黄涌泉)


1978年,徐邦达南下鉴定书画,回京后说:“我发现了两个人才,浙江有黄涌泉,江苏有萧平,他们对地方名家的认识是我所不及的。”他说的就是黄涌泉对陈洪绶的研究。



2004年3月28日,黄涌泉和病魔搏斗了20年,终于不支而倒下,与世长辞。国家失去了一位敬业的文物工作者,鉴定界失去了一双睿智的慧眼,故乡失去了一位引以为骄傲的才子,他的家庭也失去了擎天的顶梁柱。在黄老逝世的追悼会上,故乡的领导和生前亲友都来送别。


他的老友王伯敏的一副挽联可说是他一生的写照:


为人耿直怡然自乐气若幽兰;

为学慎严读书鉴画朴实无华。

出自:壹号收藏



阅读:
录入:admin888

评论 】 【 推荐 】 【 打印
上一篇:“泉石云物”朱开佩陶瓷作品展12月11日开幕
下一篇:金丝楠桌类家具既实用又能观赏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