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新闻

中国画的基本理念及现状(二)

[日期:2018-06-13] 来源:  作者: [字体: ]
文献集邮
各路文摘

  二、学习中国画的一些基本理念

  一些中国画的初学者,不知如何学习中国画,对学习中国画感到困惑与迷茫。学习中国画的方式与方法必须遵循中国画的学习规律,本章节笔者将结合自己的学习体会,阐述如何学习中国画的一些基本理念,寻求学习中国画的正确方法论。中国画的基本理念应该包括如何学习中国画这一基本内容。

  研究临摹大量历代传统经典是学习中国画的必由之路

  研究临摹大量历代传统经典是学习中国画的初始阶段,需要研究临摹是由中国画的学习规律决定的。中国画的绘画模式、绘画笔墨语言、用笔用墨的基本技法、审美鉴赏能力以及中国画的基本规律和理念,需要在临摹中理解而获得。黄宾虹认为:“临摹并非创作,但亦为创作之必经阶段。……所应注意者,临摹之后,不能如蚕之吐丝成茧,束缚自身。”历代中国画家将研究临摹传统经典视为天经地义的必修课,说明临摹至关重要的意义。当今临摹这一基础学习方式成为问题,是因为百年来,在普遍引进西方美术及其教学体制之后,临摹被不断贬低否定,临摹几乎变成“复古”、“保守”的同义词。忽视了中国画的基本学习方式,使一些青年中国画家远离传统,对中国画的笔墨语言与传统精神无法正确理解和掌握。研究临摹是对中国画整体的认知过程,不经历研究临摹、夯实笔墨基本功的阶段,就无法画好中国画,任何技术性工作都需要基本功,更何况艺术。

  中国画历史悠久博大、独特精深,前人为我们留下无数传世佳作与较完整的理论体系,每一位中国画家在学习传统绘画过程中,都必须下苦功夫。笔者以前从事水粉画和油画,1984年开始学习中国画,非常重视自己的基本功学习,用了十年时间,研究临摹了大量历代传统作品,有四点体会:

  其一、研究临摹大量历代传统经典作品,是认识、学习、创作中国画的必由之路。如同学习书法需要临习碑帖,是基本功。临摹传统作品只是学习中国画技法与思识中国画的过程,又是寻径开山的过程,不是艺术的最终目的,临摹是学习的方式,创作才是目的。

  其二、临摹传统作品不要局限于某一家或少数几家,一定要博采众长,要取众家之所长。学习有先入为主的问题,如果单一临摹某家有局限性,容易产生技法上的定型,今后创作必然受到某家风格的束缚,落入窠臼则很难摆脱,会影响今后自我绘画风格的形成。临摹诸多风格各异的传统经典的目的是为了提高自己的笔墨基本功,又不会形成束缚自己的框框套套的笔墨程式,以利于将来的创作。

  其三、黄秋园认为:“学习古人切记进得去,出得来。有进无出,便是画死了,跳不出古人的框框;有进有出,便是画活了,便能跳出古人之桎梏,便能变古为新。”因此学习传统绘画,忌讳盲目迷恋执着于前人笔墨,忌讳墨守成规、泥古不化、作茧自缚。要取之精华、弃之糟粕,要活学活用,灵活应用,在传统基本上努力创造自我笔墨语言,应用于创作。

  其四、经历了长期研究临摹大量历代传统经典,奠定了较扎实的笔法墨法基本功,方可进行中国画创作。但是不意味着中断对传统经典的学习,根据需要继续适当的研究临摹,使自己的笔墨基本功更为扎实,只是此时可以转入以创作为主,以研究临摹为辅。

  研究临摹过程中的一些问题

  《芥子园画谱》是一部学习中国传统绘画的经典课本,已出版问世三百余年,历来被世人所推崇,为世人学画的必修之书,其学习范本的历史地位与影响是深远的。由于受到当时印刷技术的限制,《芥子园画谱》存在着某些不足,中国画的墨法无法体现,缺乏浓淡变化,笔墨关系较为刻板,构图较为单调等局限性。可以研究临摹《芥子园画谱》,但是,如果将《芥子园画谱》作为单一的临摹范本,容易使初学者陷入守旧和僵化。原本应该直接研究临摹历代传统名作真迹,但名作真迹难寻,只能借助于印刷品和复制品。时代不同,使目前的研究临摹有了更好的范本。当今高科技的印刷复制技术,使我们能欣赏到以往较难得见的传世名作的印刷品和复制品,其笔法墨法具有较高的清晰度,与原作相差无几,为初学者提供了很好的研究临摹范本。

  临摹的初期必须从易到难,由浅入深。如果临摹整幅范本有困难,可以选择范本的局部临摹,待临摹技艺提高后,再临摹整幅范本。临摹的初期要力求形似,形似才能获得笔墨功力,在这基础上,逐渐过渡到神似。临摹不是依样画葫芦的僵死学习方式,临摹的过程始终要有思维,带着问题去探索研究。比如中国山水画传统技法中有许多不同的皴法,山岩的结构纹理为皴,如披麻皴、斧劈皴、荷叶皴、折带皴、乱柴皴等等。面对诸多皴法,初学者会无所适从,不知该如何学习,这些皴法需要了解,主要体现在思想概念上对这些皴法的认知。皴无定法,如果执意于某一皴法,是一味泥古,古人也不会固定使用某一种皴法,要服从描绘的客观对象,在诸多皴法中善于混合使用,在传统皴法基础上发展,自创新法。经过多年的研究临摹,笔墨功力会得到较大的提高,这时临摹传统作品,可以观察分析范本中存在的不完善之处,在尊重范本的基础上,可以试探用自我笔墨去弥补其不足。用心研究分析范本后,对范本产生较深刻的理解,可以试探脱离范本进行背临,背临的结果可能在形似上与范本差距较大,但是,取得某些神似是收获。为了加深对历代经典作品的认识和学习,平时对经典作品应经常琢磨、分析和存想,需要进行记忆性背临。研究临摹以历代优秀作品为主,可以少量适度地研究临摹具有传统精神的现代优秀作品。这些方法是经历了多年研究临摹后可以采取的灵活学习方式。

  研究临摹应着眼于自我绘画风格的逐渐形成

  研究临摹大量历代传统作品,是笔者的师承,为自我绘画风格的形成奠定了笔法墨法基础和较扎实的创作基本功。笔者很敬佩黄宾虹衰年变法所取得的成就,受到黄宾虹作品和画论的启迪和影响,使笔者的作品产生一些嬗变,呈现了粗服乱发、乱而不乱,乱中有序,变化自然的画风转变,主要体现在水墨简笔写意山水画、焦墨简笔写意山水画。师承过程中,笔者研究临摹了黄宾虹的较多作品,但是在创作中却始终意识到,我的作品不能是黄宾虹作品的翻版,要与黄宾虹拉开距离,不能学他的形式与表象,要解读他的思识,参悟他的旨趣,得其精髓,拓化为自我的笔墨语言,这才是学习黄宾虹的最终目的。每一位中国画家都要面临师承与个人风格的问题,如何正确理解对待这一问题至关重要。面对浩瀚的历代诸多传世作品和画论,使我们今天有幸可以学习继承前人留下的传统中国画的丰富遗产,但是,无论师承哪位名家临摹哪些名作,都要不泥古、不跟风,始终保持艺术的自我独立意识,牢固树立师承只是为今后形成自我绘画风格而准备这一观念。艺术创作的最终目的,是在传统的传承中形成鲜明独特的个人艺术风格。

  写生不能替代研究临摹这一中国画的基本学习方式

  传统西画的指导思想基础为科学,科学的客观性和严谨性产生了对自然物象的真实描绘,以写实求真的视觉效果为追求目的,因此,西画必须以写生作为学习的主要方式。传统中国画的指导思想基础为中国传统哲学思想,哲学的思辩产生了意象兴象理念,不追求自然物象的真实描绘,以“似与不似之间”的造型手法,将画家思想情感与追求神在形似之外的结合为目的。因此,中国画必须以研究临摹传统经典作为学习的主要方式。由于中西绘画的思想观念不同,产生了中西绘画理念和视觉效果的本质差别。

  初学中国画需临摹传统经典,掌握历代各家各派的不同特点和风格,以便将来取精弃粕、融会贯通地进行创作,这是学习中国画的初始阶段。进行中国画创作,包括中国画的写生创作,并努力实现自我绘画风格的逐渐形成,这是中国画的创作学习阶段。从对中国画的无知到掌握笔墨技法,是由生到熟的过程;从掌握笔墨技法到进行中国画创作,并努力创造自我的“法”,是由熟再到生的过程,这是学习、创作中国画必须经历的长期学习探索的过程。中国画的临摹与写生两者之间的关系,正如黄秋园所说:“自唐宋以迄明清,许许多多大画家都是从临摹入手的。初学绘画,首先要做的只能是临摹,只有经过临摹才能学会和掌握中国画用笔用墨的技法,才能用以进行写生,才能将自然物象用笔墨表现出来。”所以写生不能替代研究临摹这一中国画的基本学习方式。

  初学者容易将中国画的“师法自然”与西画的写生混为一谈,认为师法自然为直接、准确、真实的写生。如果没有经历临摹这一重要过程,写生的观念和形式会停留在西画的绘画理念中,其充其量只是用中国画的用品材料进行素描式的写生而已。写生作品因缺乏“中得心源”的主观情感意识,而丧失“似与不似之间”的神在形似之外的意象性要求。学习中国画的后期,经历了大量传统经典的研究临摹,奠定了较扎实的笔墨基本功,才可以进行自然物象的写生。

  不应该依赖写生稿、照片进行中国画创作

  现在有些画家依赖写生稿,甚至依赖照片进行创作。不写生,缺乏生活积累,只能凭借照片闭门造车,一旦脱离照片就无法较好地进行创作。笔者不赞成以写生稿作为创作的摹本,更反对使用照片。这种依样画葫芦的制作模式,会制约画家的创作思路和创作激情,会缺失作品的精神内涵和生机。依赖写生稿、照片进行创作,从根本上违背了中国画传统的“中得心源”、“迁想妙得”、“意在笔先”、“步步生发”等基本创作原则。陈子庄认为:“绘画是造型艺术,应比照片美,比实景高,才谈得上艺术。艺术的背后应是人。时下有一种风尚,对着照片作画,照实景描摹,如此则是本末倒置,有何生气!”。

  笔者理解的“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必须对大自然进行观察写生,积累生活素材。但不被自然物象所拘束,中国画的写生不是对自然物象的真实再现,必须注重自我主观意识的发挥,写生的过程应是创作的过程。写生时要懂得去其冗杂,补其不足,得其内美的取舍关系,以突显物象的主体,使写生作品浓缩自然物象的精华,更具集中典型性。创作作品如果需要以写生稿为参考依据,必须经历二次再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