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新闻

《江水西来 聚沙成洲》刘灿铭书法作品展

[日期:2017-05-19] 来源:  作者: [字体: ]
文献集邮
各路文摘

  西来水含吴越、土连江淮;西来得天独厚、人文荟萃。千百年的积淀,孕育出古镇西来浓厚的文化底蕴。近年来,西来以“文化兴镇”为抓手,在文化设施建设上大手笔,建成了苏中唯一的农耕文化陈列馆、泰州首家百姓大舞台、农民健身广场等多项工程;在文化品牌上树特色,推出了生态八景、“八大碗”美食、“桃花节”等文化产品。在今年的桃花节上,该镇“以节会友”,邀请省书协副主席刘灿铭先生回乡举办书法展,诠释“西来品格”、宣传“西来文化”……

  主办单位:中共靖江市委、靖江市人民政府

  承办单位:靖江市委宣传部、西来镇人民政府

  协办单位:靖江市史志档案办、靖江市文联、靖江市文广新局

  开幕时间:2017年5月21日下午3:00

  展览地点:靖江市行政中心档案主馆

  艺术家简介

刘灿铭刘灿铭

  江苏靖江人。中国美术学院书法博士,师从王冬龄教授。现任东南大学中国书法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教授、民盟中央委员、江苏省政协委员、江苏省文联委员、教育部美术学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中国书法家协会楷书委员会委员、江苏省现代书法研究院院长、江苏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民盟中央美术院副院长、江苏省竹刻艺术研究会会长、泰州书画院院长。

  作品入选“全国第五、六、七、八届书法篆刻展”,其中第五届获 “全国奖”;作品特邀“全国第十一届书法篆刻展”;作品入选“全国第四、六、七、八届中青年书法篆刻家作品展”,其中第四、六届获奖;作品多次被中南海、中国美术馆、江苏省美术馆等国内外博物馆、美术馆收藏。1996年获中国航空工业总公司文艺“特殊成果奖”;2002年获第八届“江苏省十大杰出青年”提名奖; 2002年获江苏省“新长征突击手”荣誉称号;2005年获南京市文学艺术政府奖; 2006年获江苏省委宣传部“五个一批”人才;2007年获得江苏省中青年“德艺双馨” 文艺工作者称号;2010年获中国书法家协会“中国书法进万家活动先进个人”称号;2012年江苏省首届十大优秀中青年书法家;2014年当选敦煌国际文化旅游名城建设十大影响力人物;2015年12月“刘灿铭书法艺术展”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举行。

  素处以默,妙机其微

  文 / 周卫彬

  灿铭兄是六十年代生人,比我年长数许,少时即听父辈言其书法,如何高妙,几近传说一般。每当夏日午后,竹林在微风之中安静下来,我于晴窗之下展纸习字之时,父亲总要谈几句灿铭早年习书往事。那是更早的辰光,但是一样的夜雨昏灯,一样的月光与河流,伴随着深夜苦读的身影。最终,灿铭从小镇西来走了出去,带着古朴、内秀、谦和的一双眼睛走了出去,跨过田间、老屋、篱笆与野花,去看更为广袤的天地与更为深邃的历史。他就像一点墨,落到纸上,化为桃林。佛经上说:须弥藏芥子,芥子纳须弥。在书法中,在写经中,在近乎苦行的清修中,他找到了那片须弥之光。

楷书 诸如为众联 17×103cm×2楷书 诸如为众联 17×103cm×2

  渊静。清逸。幽远。天真。近些年来我读灿铭书法,总想起这几个词,但似乎又很难一言道尽。而其中传达出的心境,总让让我想起从前老屋后面年年碧绿的菱角,竹林傍着依依流水,人们仿佛活在嵇中散、钟元常的时代,手挥五弦,目送归鸿;俯仰自得,游心太玄。有着太古般的渊远与深静。譬如其小楷《心经》,率意天成,烟火之气尽褪,而得悠然澄明。其实,写经易,写心难,经有形,而心无形,灿铭的《心经》其实是以有观无,是对人生的理解与寄托;以小观大,在小楷的笔法中,糅合楷形、隶势、草意;以动观静,下笔如烟云,跌宕跳跃,字与字之间联动倾叠,以一种貌似反复抄写的格局,却流淌出意在言外的静穆,每次观览,顿觉万籁俱寂,有人与时空、万物浑然相忘之感。

行书 爱莲说 68×138cm行书 爱莲说 68×138cm

  灿铭的写经书法,望之朴茂清约,读之如同王维的诗句,“江流天地外,山色有无中”,犹之佛家空色,又似太古之音,皆是为了澄怀观道。在技法上,我觉得这些年灿铭在不断作减法,这固然与其心境有关,譬如父母之离世、工作事务之调整等,人生亦可谓起落不平,由此也加深了其内心摒弃俗尘、持养心境之念头,人生总要“凄凄去亲爱,泛泛入烟霞”,与其白云苍狗,不如抱拙守一,去满求空,以至精神之逸宕与解脱。佛家所谓四大皆空,这种圆融的境界,不仅是寄托疲惫心灵之所,亦是书艺的方便法门。我想起吴冠中先生的一句老话:笔墨等于零。因为“笔墨”可以生造,而格调与意境却难以人工,倘若文学上有“零度写作”一说,那么他的写经书法,亦可以说是趋向书法零度,却使得意象顿生,高致逸出。清人戴熙云,“画令人惊,不如令人喜,令人喜,不如令人思”,与其计较笔墨层面,不如以无当有,以有当无,“万物皆备于我”,惟其如此,才是大境界。

行书 心经+千佛碑 80×96cm行书 心经+千佛碑 80×96cm

  这种境界让我想起魏晋时候的隐士,他们隐居深山之中,浮华于我何有之,我觉得写经书法犹如书法中的隐士,当许多人追求那些书法史上的经典的时候,灿铭却寻找到一条隐逸的小径,这并非说他不重视经典,而是经典的资源已经被历代书家过度消耗,因此,寻找一条新路,并从中发现“新我”十分必要。如果我们稍加留意便会发现,灿铭早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即已关注并倾心于写经体书法之研习,特别于敦煌写经一路,用力尤多。其书深得“敦煌写经”这一古老书艺之神髓,体现出一种往书法更深处漫溯、开掘的勇气,说到底,就是回到书法的本源。灿铭兄高明之处就在于,从一开始就赋予这种民间书艺严肃的艺术内涵,将之作为一种具有明显个人风格与表现意图的艺术创造。同时,亦将写经作为一种自我的律戒与清修,所谓写经亦是写心。“以心法来统笔法,以佛界来安顿世界”,正是这种习艺与修身趋于一体、人生与艺术合二为一的圆融,方使其去除一切障碍,得无上清凉,得大自在。

行书 古诗桃花五首 68×68cm行书 古诗桃花五首 68×68cm

  由此,我在灿铭的书法中,还读到一种纯净之感,犹之拉赫玛尼诺夫的第二钢协之第二乐章,肖邦第一钢协奏曲等,这种纯净有别于普通意义上的洁净,而是分为两个部分,一则以真,一则以深。言其真,是因为这种抄写颇具仪式感,要知道,在当下这样尘嚣如许的世间,我们的仪式感已经消失殆尽,几乎没有人愿意做这种“无意义”之事,唯有他沐手焚香,毕恭毕敬,真正把那些岁月深处的写经书法打捞出土,供奉案头。在这个意义上,灿铭抄经在仪式的层面亦与古人相接了,这也使我无端想起六朝的雕塑,乱世中的造像却予人超脱、谦和、宽厚之感。灿铭的写经其实亦如六朝造像,慈悲与庄严便在那一笔一划之中了。言其深,除去佛法深严,还在于我们在展卷观览之中,获得了一种震慑,这不是庄周梦蝶,而是在长久的凝视中获得了佛光乍露之感。正如在新疆,我曾抚摸过那些石刻的经文,总感到指端有种一股清朗的力量,犹如一种目光在注视着你,使你莫敢分心,而是被它所感染、穿透。比如我看灿铭的《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与《无量寿经》等,既疏朗空灵又茂密绵丽,有佛禅境界,它与我们的内心是如此遥远地契合,似乎隔着时间和地域,呼唤着精神上共同的故乡。

小楷 临法句譬喻经卷第三选 22×52cm小楷 临法句譬喻经卷第三选 22×52cm

  我如是说,其实难道其万一,因为一切高乘之作,难言其“隐”,正如安德鲁·怀斯《克里斯蒂娜的世界》和《阵风》中的“失落感”,难于言说。而灿铭的写经书法之仪态万千,正在于这种言说与不能言说的交汇处,也在于我们自己内心的镜像,正如曹操《短歌行》中所言,“青青子矜,悠悠我心”,见友人衣袍之色,而见自己的内心。我观灿铭之书,只觉心境亦随之一扫尘杂,静气与逸气顿生,所谓“素处以默,妙机其微”,亦是如此吧。

  (作者为青年评论家,泰州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

  部分作品品鉴

行书 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 34×68cm行书 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 34×68cm
小楷 心经 46cm×35cm小楷 心经 46cm×35cm
楷书 花语禅心 17×68cm楷书 花语禅心 17×68cm
行书 圆觉经之三 20×45cm行书 圆觉经之三 20×45cm
楷书 南无阿弥陀佛 17×68cm楷书 南无阿弥陀佛 17×68cm
小楷 临日本藏古代写经选 22×52cm小楷 临日本藏古代写经选 22×52cm
小楷 吉祥经 34×50cm小楷 吉祥经 34×50cm
行书 大悲咒句 13×37cm行书 大悲咒句 13×37cm
现代书法 空 15×19cm现代书法 空 15×19cm
楷书 万法一尘联 9×70cm×2楷书 万法一尘联 9×70cm×2


阅读:
录入:admin888

评论 】 【 推荐 】 【 打印
上一篇:看看大师们的调色板 就是这么的不一般
下一篇: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