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新闻

中国金融高官集体喊话:2017年打击的就是过度金融化

[日期:2017-03-21] 来源:  作者: [字体: ]
文献集邮
各路文摘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经国务院批准,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承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年会,于2017年3月18-20日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举行。本届论坛的主题是“中国与世界:经济转型和结构改革”。

        全国“两会”之后,2017年首个国家级论坛——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年年会于今天(3月18日)正式拉开帷幕。

        在3月16日上午举行的论坛前瞻媒体会上,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张来明介绍,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首次创办于2000年,今年是第18届年会。

        在议题设置方面,今年的论坛以“中国与世界:经济转型和结构改革”为主题,中国政府高层将同全球商界、政界精英、中外学者围绕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国制造2025、环境治理、高水平对外开放、跨境资本流动、网络安全与网络治理等一系列重大议题进行讨论。21世纪经济报道会全程跟进报道。

        今天是年会的第一天,与会大咖们都说了啥?下面就来看看21君的记者同事们在年会现场给你挖来的干货吧!

        关于金融监管与创新

        陈文辉谈金融业偏离主业:“种了别人的田,荒了自己的地”

保监会副主席陈文辉

        保监会副主席陈文辉18日在论坛上表示,当前中国金融业的六大风险值得关注:

        一是脱实向虚的风险:2016年中国金融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达到8.3%。2016年,金融业的净利润达到20286亿元,与同期全国国有企业23158亿元的净利润大体是相当的。这个数据也可能说明金融业经营得很好。这个数据也说明金融领域资金空转以钱炒钱的现象在一定程度上是存在的;

        二是金融业偏离主业的风险:一些金融机构忘记本源、偏离主业,盲目搞多元化、全牌照,热衷于跑马圈地挣快钱,导致主业不主、副业不副,有的甚至是种了别人的田,荒了自己的地。

        三是公司治理失效的风险:这是操作层面的重大风险。金融机构一张纸就可以换钱,有着很强的公共性和巨大的外部性。如果股权结构不合理、监管不到位,公司治理就可能扭曲,内外部监督就会失效,金融机构就容易被个别人实际操控,甚至沦为其实现私人利益的提款机或融资平台。一旦出现大的风险,最后往往是由全社会来买单。

        四是激进经营的风险:现在有一种不好的现象,就是不同类型的金融机构不顾风险、片面追求利润,在收益率上盲目攀比。事实上,如果我们把风险、流动性等作为加权因素来综合考虑,各类金融产品的收益率不同就有其合理性,并不是越高越好。

        五是资产负债错配的风险:一些金融机构通过走通道、加杠杆等方式,大大加剧了资产负债错配程度,人为加大了金融市场短钱长配、长钱短配的风险。最近,有一些做资管产品的搞资金池,隐藏很大的风险。

        六是流动性的风险:这个风险主要是一个表象,或者是其他风险结果的体现。一些金融机构偏离主业,激进经营,不注重资产负债的合理配置,甚至挪用资金,最后就很有可能导致流动性的风险。

        陈文辉建议,在应对金融风险上,要真正地树立起实体经济的意识,其次,要回归本源,专注主业。再者是切实健全公司治理机制。

        他还表示,要有效防控金融业面临的风险,还有一个总的要求,就是要加强和改进监管。

        王兆星:投贷联动需建立五个风险防控机制

银监会副主席王兆星

        银监会副主席王兆星18日在论坛上指出,当前中国融资结构仍以传统银行为主导,而银行业仍然是以存款放款为基本业务,因此如何使传统的商业银行适应创新发展的需要,银行本身也需要进行变革、进行创新。

        王兆星介绍,在创新驱动战略中,为了更好地支持中国发挥金融杠杆的作用,更好地发挥银行的作用,银监会在全国选择5个省区、10家银行进行投贷联动试点,把股权投资和银行贷款融资相联动,以实现全周期的创新支持。

        王兆星坦诚,如何支持创新,如何使股权的投资和银行贷款、债券融资更好的融合,来支持金融创新,对传统的银行业来讲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因此,银监会在启动试点的过程当中非常谨慎,通过鼓励银行设立子公司,或者同对创新投资具有优势的私募股权基金、风险投资基金、天使基金进行战略合作,形成银行贷款和投资功能的友好结合。

        但王兆星认为,因为创新具有巨大的不确定性,没有非常稳定的现金流,也没有有形的可以进行抵押的资产,而且也缺乏资产负债表,因此银行投贷联动必须要建立五个有效的风险防控机制:

        一是要建立有效的风险评估机制:对投贷联动以及创新创业过程的风险要有一个科学有效的评估。

        第二,要建立有效的风险控制机制,即如何有效地防范可能形成的风险。

        第三,要建立风险分担机制:出现风险,出现损失,如何进行补偿,如何进行分担。

        第四,建立风险隔离机制:股权投资和银行的传统业务隔离,投资人和存款人的安全保障有效隔离。

        最后,建立有效的投资退出机制,来保证银行在支持创新的全过程当中能够保证银行的安全,进而保护存款人的安全,维护银行体系的安全。

        易会满谈“过度金融化”、影子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董事长易会满在论坛上表示, 从中国银行业的资产负债表来看,无论是经营规模、经营质量、经营利润,还是拨备覆盖率、资本充足率,这些指标都非常健康,没有发生系统性、区域性风险的基础。但从金融风险来看,应该关注过度金融化的问题。从全国来看,出现了过度金融化的苗头和趋势。

        易会满认为,目前过度金融化的倾向,主要表现在四个方面:

        一是金融占GDP的比重快速提升。在经济中的比重,金融业占比是8.3%。而2000年-2005年的比例是4.4%,目前已经超过发达国家的水平。

        二是社会上出现了一哄而上办金融的现象,各类新金融、准金融、类金融遍地开花、五花八门:有牌照的、无牌照的;线上的、线下的;债权的、股权的;专业的、跨业的。“非常多,这种景象是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出现的。

        三是部分金融机构存在体内循环、脱实向虚的情况,特别是同业、理财、资管、票据,存在杠杆过高、链条过长、关联过于复杂,造成整个资产负债表畸形。有些中小银行,表外超过表内,同业超过存款,这种资产负债表是非常脆弱的,不仅虚增了银行的利润,而且抬高实体经济的成本。

        四是部分实体企业片面强调产融结合。很多企业做金融,这非常正常,有一定的合理性。但是,过分的倚重和扩大金融板块的比重可能会导致金融行为的虚拟化、投机化,会带来企业文化的异化,阻碍工匠精神的培育,以及管理和技术的创新。

        易会满分析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一是社会有需求;二是现在存在着所谓的金融创新,处于监管的边缘和空白地带的“监管真空”;三是当前实体经济比较困难。因为市场经济的作用,钱总得找地方去;四是新技术的运用。

        他建议,从对策来看,一是进一步加强金融立法,实质大于形式;二是加强审慎监管和协同监管;三是进一步推动金融转型创新;四是创造良好的经济环境;五是加强消费者教育。

        对于如何看待影子银行,易会满表示,中国市场有的是影子银行,有的是类影子银行,有的是银行的一般表外业务。

        易会满认为,只要是存在,就有合理的一面。所以,完全否定影子银行也是片面的。但是,另外一方面,如果不正视影子银行,影子银行对实体经济和金融业的伤害也是非常大的。

        易会满说,我们要管制的影子银行,主要是链条过长的、杠杆过高的、结构性过于复杂的、不能穿透的、存在着监管套利和监管真空的(金融产品)。这一部分应该是重点管制的。如果管制得不好,对实体经济的影响是非常大的。

        易会满提醒,对影子银行的看法,一是要一分为二;二是打击影子银行的负面;三是不同影子银行的情况是不一样的。

        关于中国与世界

        安邦吴小晖:欧洲经济走出困境的出路在于跟中国合作

        安邦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吴小晖

        “到底是黑天鹅还是白天鹅?生存还是死亡?这都是一个选择的问题。”3月18日,安邦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吴小晖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谈及欧洲经济前景时说,如果欧洲能够跟中国结好,那么黑天鹅出现的概率是很小的,一定是白天鹅。

        “我喜欢欧洲,喜欢欧洲有很多便宜的东西。”吴小晖说,“欧洲不但有很多博物馆,有很好的历史,还有值得我们去买的、很便宜的资产,可以用很低的成本买入技术很好的公司。加以改造,注入中国因素,就能发生很大的改变。”

        至于欧洲资产有多“便宜”,他提到了之前收购荷兰SNS Reaal集团下属保险公司Reaal N.V.的案例。当时,安邦为Reaal N.V.象征性地支付了1欧元,并承诺将为其注入资金14亿欧元(约100亿人民币)。Reaal N.V.公司从此更名为Vivat保险公司。吴小晖说,现在公司经营很好。

        吴小晖认为,尽管欧洲存在很多问题,但其优势也不容忽视。如果能够把欧洲的品牌和技术优势与中国的生产和加工能力结合起来,一定会产生巨大的裂变效应。

        另外,他还指出,欧洲有很好的、便宜的低利率资本,中国有很便宜的人力资本。“我们做了一个实验,在欧洲给一对中国夫妻几十万欧元的贷款,他们在欧洲开了一个餐厅,每年赚几十万欧元,在中国就可以算是中产阶级。”

        “今天的中欧贸易大概是5000多亿美元,除以13.7亿的中国人,平均每个人跟欧盟发生408美元的贸易。”他指出,这差不多是中国人请客吃饭的钱。“如果中国每人多请一顿饭,那么中欧贸易就会增加一倍。”

        “我觉得,欧盟不会死,欧元不会死,因为生出来很难,但死亡更难。”他说,欧洲走出困境的出路就是跟中国结合,中国的经济发展有很大确定性。



阅读:
录入:admin888

评论 】 【 推荐 】 【 打印
上一篇:安贵集市街 更多商品火热上市中
下一篇:邮政集团发行部总经理高山谈17年集邮业务发展新思路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