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新闻

自私、贪婪、骄傲、恐惧与公德

[日期:2016-12-14] 来源:  作者: [字体: ]
文献集邮
各路文摘
来源:大嘴貔貅

        又是一年南国寒风来,北国雾霾埋,电子盘翘首盼春来,年复一年……正如《旧约》所说:“已有之事,后必之有,已行之事,后必之行,日光之下,再无新事。”既无新事,便言旧事,翻出人性里面隐藏的龌蹉之事和智慧之光。

  索罗斯似乎是近代资本战争中绕不开的神秘人物,梁恒先生是索罗斯的好友,曾经写过《与索罗斯一起走过的日子》一书,他讲述了索罗斯人性中冷漠的一面:他的邻居也是一个富豪,是一个败家子,把所有的钱赔光了,准备要自杀,但是自杀的前天晚上,和他聊天,第二天他和我说,那个人死了。我说你没有帮他吗?他说,他自己的事,他自己要去承担,要让他自己了断。

  梁恒先生直言无法接受索罗斯对人的冷漠无情,又如索罗斯与其子下象棋,无论孩子多难受甚至流泪央求让棋,他都认真地全力以赴。

  其实,索罗斯的冷漠恰恰是资本角逐中所需要的卓越品质,只是移至人伦未免显得无情。人生如棋,每一步都应该由自己来选择,并对自己的选择负责,不管是盈利还是亏损,死亡还是重生。资本市场充满着谎言、欺骗、人言,但选择是自己的,正常的人应该对自己的选择负责。

  市场经济的实质就是自主选择,自主选择的前提是自我利益最大化,这便是现代经学家们津津乐道的经济学之基本假设、人性之本源——个人基于私利而角逐于市场。在资本市场的零和游戏之中,这种人心自私的行径变得赤裸而血腥,就像索罗斯对其邻居自杀视而不见,更有设局下套、落井下石。

  龌蹉的人性造就了繁荣及过度繁荣的资本市场。

  千百年来,以人之自居的人类始终无法摆脱这一丛林法则,经过残酷绞杀之后弱者往往拿起道德之刑鞭,恨不得把胜利者押上审判台,将其自私之性鞭挞地体无完肤,亦或将其血肉之躯永远钉在道德的耻辱柱上。

  然而,任何道德审判都是苍白无力的,任何人性绑架都将还施彼身。那些站在道德审判台上大骂主力出货的人们,台下则恨不得自己早点出货赚钱。人们不是不能接受人性之私,而是不能接受输掉私利。

  站在道德审判台上的弱者是极为可怕的潜在破坏者,他们会以堂而皇之谎言蛊惑众人,倒行逆施变本加厉,无所不用其极。历史上,社会主义工人党掌权给人类带来一场前所未有的浩劫。洪秀全掌权,太平军所到之处,寸草不生,庙宇未存。

  大报恩寺琉璃塔下埋藏着世人不愿面对的事实,但人性之私永存。如果以人性之私,鼓吹社会达尔文主义,那本文亦无太大意义。

  人性之私欲,容易衍生贪欲。私利愈大,私欲愈盛。反之,私欲愈盛,追逐私利之动力愈强。故而,朱熹理学强调“存天理,灭人欲”,然而欲望却是一个好东西。欲望是人类社会起源、发展、繁荣的根本动力。人与动物之根本区别,在于人类天生的贪欲,即不满足、不停歇地满足自己的欲求。今天,国人歇斯底里的物质欲望,是经济发展的最大动力。所谓中产阶级陷阱,也是欲望回调的结果。

  多少人在欲求与贪婪之间晃荡,更多时候滑向贪婪。心学家王守仁给出了答案“求之于心”,从而解放了人性之困。难怪蒋公说:“中国与日本相差一个王阳明。”

  电子盘上,以己之私利而搏杀实为资本市场之天道,而贪婪会让人迷失自我,陷入人性之恶的漩涡,解脱之法在于内心之所求。人世间的痛苦往往是结果与目标颠倒所致。投资者如果以获利为目标,易于陷入盲目追涨,满仓操作,无视止盈,然而欲无穷而利有限,无疾而终。理性的交易者应该以追求正确的交易决策及行为作为目标,而获利则是结果。人们很难接受利润的流失,更难接受自我的失败;却更容易接受一个错误的自我决策,进而迅速果断地止损。这是绝大多数人无法止损的根本原因所在。

  求之于心,非私心、贪心,而是心之所求。

  从自私到贪婪,从贪婪到骄傲或恐惧。贪婪的结局往往有两种,一是胜之骄傲,二是败之恐惧,往往后者居多。在电子盘中,骄傲与恐惧最大的错误在于无“锚”。一个不会游泳的人掉到水里,连根救命稻草都没有,或恐惧到死。历史上著名的王勃就是落水受惊悸而死。

  目前而言,电子盘的恐惧几无实质性的解除之法,因为电子盘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相对可靠的“锚”,技术面、基本面,都不是。电子盘作为新事物,其发展远没有到盖棺定论的程度,甚至行业的规则、交易判断标准(技术面和基本面)都还要不断创新。在交易判断标准没有出来之前,恐惧不可避免,骄傲亦是坟墓。

  电子盘行业精英需要完成一项重要任务,即指定可靠的交易规则及判断标准。

  人性之自私、贪婪、骄傲与恐惧,遍布于任何资本市场、商业领域。上世纪九十年代,香港投资人高位接盘李嘉诚物业,破产者、跳楼者有之,媒体口诛笔伐。这些年又李嘉诚受撤资风波讨伐,李先生写了一篇语重心长的长文来出面澄清:“在职业上,我是一个纯粹的商人,不要用那些空洞的道德来衡量。”

  李嘉诚先生忧心于文化差异导致传承人无法与大陆官方保持良好政商关系,若文革余孽般上纲上线无异于道德绑架。不管何等口诛笔伐,无碍李嘉诚先生成为华人商界之领袖,更是富有大爱的慈善家。

  “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商业的归商业,政治的归政治”,任何伟大的企业家都不会把获利与公益割裂开,甚至冷漠的索罗斯也是一位乐善好施的慈善家,捐助金额累计超过百亿美金。

  商业领域的私利与社会领域的公德,彰显出人性不同的善恶面。今天国人身上的问题是,既没正确认识私利,又没培养足够的公德。正如孙立平先生所言:“人们可以看到对精英的奚落和羞辱越来越多,而精英本身似乎也变得越来越专横和霸道。”表现在电子盘上,投资者没能足够自立自强获取更多利益,将更多的怨气表现在奚落和羞辱行业精英上,而强者则利用手上特权行使着霸道。

  老庄的“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大通智慧早已碾落成泥,更可悲的是,不少经济学者亦未能脚踏实地学习亚当·斯密的思想。今天一些经济学者、投资者拿着亚当·斯密先生的《国富论》碎言“鸡毛当利箭”,实则哗众取宠。

  亚当·斯密之所以伟大,是其参悟人性之纷繁复杂,构筑了两个庞大的理论学科之基石:一是世人熟知的“以追求自我私利”为假设的《国富论》,现代经济学的开山之作,二是国人容易忽然的以同情心为前提的《道德情操论》,现代伦理学之基石。

  很多人误以为,《道德情操论》是《国富论》思想的补充,实则不然,前者早于后者17年问世。亚当·斯密自己承认,《国富论》是自己在《道德情操论》论述的思想的继续发挥。

  当今市场经济年代,《道德情操论》没能上升到《国富论》的高度是可悲的。不少人看不懂《道德情操论》,主要源于中国儒家思想对于同情心之“有限理解”。所谓“道德情操”是克制私利的一种能力,书中以人性之中固有的同情心加以制衡人性之私欲。

  在中国传统儒家社会中,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差序格局的关系,从父母兄长血缘到相亲地缘往外发展,从而形成一层层的人伦关系,而所谓的同情心也被这种格局所割裂,从而失去真正的大爱之同情,大德之公益。从古至今的社会性、集体性悲剧,皆源于此。

  私利与公德,在商业与社会中亦是融会贯通、殊途同归。要想获得私利,必先施之于人,助于人,人助己,私利自如瓜熟蒂落。只是世人贪嗔痴,将结果和目标倒置罢了。

  然,在零和游戏甚至负数游戏的资本市场中,何以私利与公德互助之?此亦不少人不解大嘴貔貅青铜方鼎团队行之于公益事业之处,更有甚者,怀疑、打击、羞辱公益之事。

  善人,人帮人,帮来帮去帮自己;凡人,人比人,比来比去气自己;恶人,人整人,整来整去整自己。

  孟子曰:“仁者爱人,有礼者敬人。爱人者,人恒爱之;敬人者, 人恒敬之。”代表大嘴貔貅青铜方鼎团队参加本次白内障光明行公益活动的冯女士激动地跟我说:“看到这些老人手术后恢复光明,心中的喜悦难以言表。”我说:“善人善报,执着于心。”

  经云:以心为空,解与不解俱是真;以心为有,解与不解俱是妄。



阅读:
录入:admin888

评论 】 【 推荐 】 【 打印
上一篇:金马甲九支藏品齐上 助力年度新行情攀新高
下一篇:12.14早点播报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