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新闻

当代玉雕艺术需要树立全新的观念

[日期:2016-07-25] 来源:  作者: [字体: ]
文献集邮
各路文摘

  来源: 工美师资讯专用

  对于当代玉雕艺术的召唤,不是简单的“复古”或尚“古”尚“雅”,更不是主流与非主流、正统与非正统的舌齿之战,而是体现多元化、个性化、人文化、民族性和时代性的社会节奏趋势。

  一部文化艺术史就是一部观念史。对于文化我们不能以主流和非主流之分而判断谁是谁非,因为观念占据统治地位的便为主流正统,反之便置换为对立。所以,对于当代玉雕艺术的召唤,不是简单的“复古”或尚“古”尚“雅”,更不是主流与非主流、正统与非正统的舌齿之战,而是体现多元化、个性化、人文化、民族性和时代性的社会节奏趋势。反映现实生命及自然的感召和共鸣,浊清“真、善、美”的误区和氛围,指明艺术“明道”、“正身”的方向,这是一流玉雕艺术大师之使命。

  我国工艺美术理论家田自秉先生说的好,工艺美术的特点是用技术去思维,是对技术的研究利用,工艺美术的创作思维,不只有形象思维、逻辑思维,还应有技术思维。玉雕是工艺美术的一种,对于玉雕再现的“物象”,则是考虑表现人的思想意识和审美观念,即物的人化。

  对于玉雕创作者,则是把自己的思想和观念在物质加工中的体现,即人的物化。两者趋于完美,作品就更具有感染力。创新不朽的玉雕之作,便是这种“人化”、“物化”所体现出的新思想新观念所具有的典型性和时代性。而我们市场上的“作品”,无论它的艺术特色是北方的雍容大度,南方的秀雅精巧,还是海派的容纳洗练,还是民间的素朴通俗,而在艺术形式上不是借助和田羊脂玉的身价制作一些仿古的花瓶、器皿、士大夫把玩的“拳头”,就是佛国大千中的一净之地,便是“山子”的复制,或者即便内容在创新,形式上还是停留在对“物象”的模仿、再现。

  很多人对玉器的评价,要么质地多么好、技术刀工多么精湛,亦显得对此的浅薄。所谓再现到表现,具体到抽象,作者超乎形式之外的观念在玉雕产品中形成的的确很少。玉雕艺术是艺术的范畴,依然遵循艺术创造中继承和创新的规律。当代玉雕艺术是体现当代人的思想和观念,它继承传统但不能离开现实生活,它必然要受当代艺术思潮的影响和演变,表现主义、超现实主义、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等等对玉雕意味着什么?

  我们一谈起和田玉,大多人只知羊脂白玉如何好,评价和田玉雕工艺品,还是要求原材料要这么好,工艺要那么精细,形和神又要如何的兼具。羊脂玉诚然好,但和田青玉凝重、气度、古朴,所表现出的感染力是柔润、纯清、是娇弱的羊脂白玉无所比拟的。细腻精琢是一种美,旷达奔放何尝又不是另一种美。

  我们往往陷于商家对材质的炒作,对该如何用疏密、刚柔、虚实、对比、均衡、节奏、旋律等艺术的表现语言去展现玉石之美,不着重考虑,便很难体会创作者通过玉雕所传达的张力、阴阳、奇正、显微、动静和气韵乃至某种观念和思想的表现。其实所谓的“材质美”,是肯定人对材料、质地、品性的选择性,要求人们依据自身需要、旨趣和表现对象的某种情感去认识、选择和发现材料对象的美质。

  所以玉雕艺术品的原材料无论是翡翠,无论是羊脂玉,还是普通的青玉,甚至是玉龙喀什河里不起眼的不值钱的青白小仔料,都是艺术的载体,是玉雕艺术家思想和情感以及艺术手段的展现。白玉展现洞天佛国的纯净、宽容,能展现江南风景山水人物之圆润柔美,但西域大漠风情、沧桑的历史文化,豪迈自由奔放的热情,却恰恰是那些看似不名贵的青白玉更加可能完美地表现的。原材料作为艺术载体又何分贵贱,达到艺术之永恒的标准“真、善、美”,才是玉雕艺术追求和达到的境界。

  所谓“真”,首先要求艺术家的人格精神,真诚、求真、踏实地去创作。“外师造化,中得心源”既是对真实的感受。“真”还意味着深人生活,玉雕艺术家要有所感悟,灵魂要依附着现实生活的激情和把握时代的脉搏,要利用各种生活素材,突破当今玉雕的生肖、佛像、吉祥物等等“媚俗”嫌疑的形象,展示我们当代多元化、人文化、个性化的时代的审美观念和情感,培养欣赏者生长的土壤和气息。

  吴冠中先生说过“美源自生活、源自感悟”,即提高美的因素,是时代性的对艺术精神的理解和对艺术表现的独具匠心。所以美的意义就在于它的发现和独创,不在于哗众取宠、以形大见胜,是在传统基础上充实、发展、创新突破,在于激发人心底的愉悦和共鸣。正如新疆著名的山水画家、美术理论家、“中国似的凡高”——王念慈先生所说“原创性”和“时代性”。

  当代的中国正接受着艺术大众化的浪潮。后现代艺术的文化转型,使艺术的功能发生变化,人们重新思考艺术与社会问题的关系,重新强调艺术对社会生活干预和艺术的现实关怀。种族问题、性别问题、生态问题、社会边缘人群问题、裙带关系、腐败问题等,都成了艺术所关注对象。这一切,同样使当代玉雕艺术家们不可能“独坐幽簧里,弹琴复长啸”那种闭门造车寄托古士大夫闲情雅意,不得不去关注受之影响的时代特性。

  正如工艺美术大师郑国明所言:“过多的外部材料有时压制了他们的创造力、幻想力。无限丰富的客观知识使他们断绝了主观沉思,断绝了风格培植”。民间玉雕师们在仅有的材料之上过多投入雕琢与玩赏把玩的成分,而未采用在“过多的外部材料”上进行“主观深思”,跳不出传统题材,“从而使他们一直沉浸在与‘当下’毫无关系的梦境中”;精湛技巧的弱化,内容上的空泛,导致艺术形式苍白虚妄,更谈不上境界,更达不到“干之风力,润之以丹彩,使味子者无极,闻之者动心”的艺术效果。这就是传统工艺及至玉雕工艺的致命伤。

  艺术是一条潺潺大河,主流、支流、逆流及旋涡彼此撞击造成了整个面貌。只有一潭死水才没有逆流,只有死的艺术才没有逆向思维,没有冲撞形成的观念“蜕变”。所以,当代玉雕艺术绝不能成为一潭死水。



阅读:
录入:admin888

评论 】 【 推荐 】 【 打印
上一篇:沉香工艺品的种类划分及四大注意事项
下一篇:什么样的才值得:九成以上红酒没有收藏价值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